明民啊民明

冷cp爱好者

【Gillet】Relationship

*角色代入莱顿世界观

我在街角的咖啡店打了两年的工,在去年认识了一名自动书记人偶。她总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支开一个大木箱子,点两份特浓咖啡。这似乎是她与客人约定好了的,因为过不了几分钟,便可以看到有人匆匆地进来,仔细询问了之后走过去坐到她的对面。人偶的工作是帮忙写信——其实更像是表达心意,我有时能看见她服务的客人害羞地对着自己的手指,便知道薇尔利特在写一封情书。

是的,后来我知道了那位人偶的名字,C·H邮政局最出名的人物——薇尔利特·伊芙加登。

周六的上午总有客人约在这家店写些什么,于是我总是会在她来之前预备好两份咖啡。正如你所见,我现在正在做这样的事。我背对着进入小店的玻璃门,磨着咖啡豆,然后听到了推开门时风铃清脆的响声。

“依然是两份咖啡吗,薇尔利特小姐?”我没有转过去,磨着咖啡豆问道,因为这个时辰一定只会是这位美丽的人偶。

“是的,但请将另一份换成普通的咖啡,十分感谢。”

是熟悉的声音,但客人这时候应该还没有到,为什么改了点单呢?

我转过身去,便看见与以往不一样的是——她身边站着一位男性——也许是受不了浓咖啡的客人?但他与薇尔利特之间并没有陌生人之间的礼貌,而且当他看着我时,我竟觉得像被审讯一样有些害怕。

似乎是发觉了我的呆滞,薇尔利特报以她工作时的礼貌:“忘记介绍了,让您有些诧异与不安,这位是......”

“基尔伯特。”他翡翠色的眸子微微地垂下,以示身份高贵者的礼貌。他整个人站的十分笔挺,身穿着绅士们最常见的呢子风衣,我却觉得面前站着一位不怒自威的将军。

我觉得我不应该长时间地楞在原地——这太没礼貌了,于是送上菜单求助似的问薇尔利特:“依然是靠窗的位置吗?我一会儿送过来,这里是菜单。”

穿风衣的先生——基尔伯特,十分主动地用左手拿起了菜单,我这才注意到往日那只大木箱子在他的右手上。

“不不,”薇尔利特腼腆地——上帝,她竟然有这样可爱的表情——摆了摆她的手,“今天需要楼上的雅间,十分感谢。”

“好的,一会儿就会送过来。上楼请小心,然后右转。”我听见我自己想要探求真相的激动的心跳——

——他们是什么关系?

薇尔利特转过身,走在基尔伯特的前面。上楼的时候,我看见基尔伯特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伸出手,小心地护住她,手套与袖口相接露出来的地方,是机械制的手腕。

——他是谁?他们是什么关系?

我承认我现在像剧院里的无聊女人们一样,起了一些八卦的想法。但没有人在见到这一幕后无动于衷——美丽的、独来独往的女性,身边突然冒出了一位先生,一位风度翩翩、威严逼人还有着机械臂的先生!

然而我实在推理不出什么。机械臂是少见的东西,只有军队才有这样的技术,那么那位先生便有军队的背景——难怪一举一动像是模范一样。但也就只有这些了……军官来找薇尔利特写信么?但却要了楼上的雅间?

我整理好要送上去的咖啡和甜点,正要上楼的时候,一个小姑娘,也拿着一个木箱子,推开门,像只兔子一样蹿了进来。

“您好,需要些什么?”

她拍拍自己的裙子,又理了理头发,“请问薇尔利特小姐来过了吗?”

一般问这个问题的是薇尔利特的客人,但很明显这位小姐也有一个大木箱子,她也是自动书记人偶。

“在二楼右手边的雅间里面,同一位先生。”

“诶诶诶诶诶诶?”她表现出十二万分的惊讶,“同一位先生?!”

“您是谁?”

她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又拍了拍裙子,“露库丽娅,薇尔利特的朋友,也是一名人偶。”她压低了声音:“薇尔利特......同一位先生?”

我原以为朋友之间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但这位库露丽娅小姐似乎和我一样一无所知,同时又充满好奇,于是这样的两个人很自然地做起了信息交换。

“一位很像军官的先生......或许就是一名军官。薇尔利特竟然还有军队方面的人脉吗?”

“啊呀,薇尔利特之前就是一名军人呢,少女兵。”

军人?她现在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难道她十几岁的时候难道参加过大陆战争?这样一位柔弱的少女?

“她之前工作的时候,你应该见过的呀,机械臂。”

似乎是这样的,我迟缓地应着:“所以他们是什么关系呢?”

“......不清楚,”她重新提起她的木箱子,“好像他们一起看过莱顿的落日......听薇尔利特的语气,像是兄长一样的人,我是说,在军队十分的照顾她。”

“她的上司吗?”

“也许是的,我可不能说瞎话。”她要上楼的时候,又突然想起些什么:“薇尔利特之前跟我说过,似乎是少佐......是她很重要的人,跟生命一样重要的人。”然后便听到了她上楼发出的踏踏的声音。

少佐?那便是军队的高级军官了......是这位先生吗?

我还来不及整理头绪,风铃又响了,然后是高跟鞋的声音,进来的却是一个年轻的少年人——现在这个年代,居然还有人模仿旧时贵族的打扮。

“是过来送东西给薇尔利特小姐和基尔伯特先生的。”说罢他便从身后拿出好几个大的纸袋子,“请问他们在哪里?”

我还什么都没有问,他就已经说了这么多了。

“是楼上吗?好像这里没有人呢。”

“啊啊是的,但是您是谁?”

“唐突了,贝内迪克特·布卢,薇尔利特的同事。”他左眼前蓄着一缕小碎发,很自豪地插着腰。

“所以也认识基尔伯特先生吗?”

“那个人呀,”他神情变得有些戏谑和诡异,“你还不知道他全名吧,他可是有着布甘比利亚这样姓氏的人哦。”

......布甘比利亚!

骤时一切都变得合理起来,军队背景、常人难以拥有的机械臂,以及自然而然的高贵神色。去年的火车事件,便是这名上校亲力解决的——莱顿的英雄后代,现在也是传奇一样的人物。

但似乎......还有什么。去年的报纸上报道过,黑夜中的军官,在火车残骸的火焰映照下,救出了一名金发的少女......

就是他们!

“所以,是救命恩人的关系对吗?”我像是破解了案件的侦探一样兴奋,“英雄后代与自动人偶命运的相遇!就像杂志杂谈里面的浪漫故事一样!”

“你们女人究竟在想些什么啊,”他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跟拉克丝一样......喜欢听浪漫故事吗?我可觉得他们一点也不浪漫,不过是两个笨蛋罢了。抱歉,耽误我太多时间了,再见啦。”

撂下这对话后便抱着他的纸袋子飞快地上了楼。

这样看来,我实在是推理不出什么了。如果连火车相遇都算不上浪漫,那还有什么能够更浪漫呢?或者他们的关系,根本就与浪漫无关?

我十分用力地摇了摇头,没有人愿意看到——至少我这么想——这样的两个人走在一起,却没有更特殊的感情。

于是我就坐在结账用的桌子上无聊地翻着账本,尽管我满脑子都是他们走在一起时十分相配的微笑。

——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我说,你有在听吗?”

“在!”我猛的抬起头,从思考中抽离出来,便撞上了军官绿宝石般的眼睛。

“我来结账。”

“是。”我缓慢地翻着账本。

——是什么关系?!

“请问,”我发誓这是我对这样身份的人第一次这样大胆地说话,“您和薇尔利特小姐,是什么关系呢?”

我竟然捕捉到了这位大人物一丝慌乱的神色,然后他摸了摸自己的鼻梁(我想他应该是想要推眼镜来掩饰一下,但是谁都知道,基尔伯特上校并不戴眼镜),恢复了以往的镇定与从容。“你想知道什么关系呢?”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还可以选择吗?

他眼睛向右下角瞥了一眼,微微带着笑——我敢说他笑起来和薇尔利特一样温暖,也一样少见——说道:“我知道这让人困惑,因为我也为此困惑。她曾经是我的武器,是优秀的士兵;是我的家人,是我的下级。她是我的救命恩人,而我也救了她......”

我听得入迷,他也很陶醉于其中:“我有段时间逃开了她,后来我抑制不住我的情感、我的思念……我们再相见了......”

“是爱情吗?”

我问得有些唐突,但他还是那样地微笑,像是经历了无数事情一样:“感情是很复杂的,而我们也许还要复杂些。”

我清算好了账单,而薇尔利特,还有后来上去的露库利亚和贝内迪克特 ,这时候也下了楼。两个人很识趣一样的先走到了房子外面,薇尔利特来向我告别。

“今天也写出了不错的信吧?”

“是的,只是有些不一样,也没有怎么用打字机......谢谢您的咖啡和房间。”她微微地俯下身子,“我将有一段时间不会再来了。”

“为什么?要出远门吗?”

她看了基尔伯特一眼(我完全可以用含情脉脉来形容了),基尔伯特便取下自己的大衣,披在薇尔利特身上(外面又下起了雪),向我笑了一下,走了出去。

“不是的,”薇尔利特继续说道,“您刚才和少......基尔伯特上校聊过了吧,这是很难解释清楚的。”

我依旧云里雾里。

“总之,请飞行节的时候,务必到中央广场上来,接一封C·H邮政局的的信,”她眼睛亮亮的闪着光,“请务必这么做!”

我答应了她,然后目送他们一行人坐小汽车离开了。

复杂的关系?也许我还很年轻,我只看到他们眼里望向彼此时候溢出的爱意——感情是复杂的,但感情也是纯粹的——这么说来,的确是两个笨蛋呢。

黑色的汽车在大雪中渐渐淡漠了颜色,最后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壁炉里的火焰跳跃着,木柴发出脆裂的声音,而屋外是簌簌的雪声。

是个,温暖的日子啊。

莱丁谢夫特里希的飞行节永远都有晴朗的好天气,没有人能说出为什么。儿童的欢笑声淹没在飞机发动机的声音里,和着信件纷纷落下的声响。我并没有看见C·H邮政局的人,也许都在忙着。漫天的信纸,欢呼的人群,无论是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节日,我、还有每个人的心里还是有着与第一次狂欢一样的快乐与兴奋——五颜六色的彩条、半价的美酒、美好的情绪!

红色火漆的信件就这时候飞进我的手里——

信封上有好闻的花香。

我拆开信,里面有一张卡片,附有两朵干花,一枚紫罗兰,还有一枚罕见的、白色的九重葛,交错地叠在一起。

卡片上是美丽的花体字:

小姐/先生:

一封与您有缘的信件,诚邀您来到莱丁谢夫特里希边境的城堡——有着美丽的花园的那一座——参加一场盛大而幸福的婚礼。

日期定于感谢节。

Gilbert·Bouganvilliea
Violet·Bouganvilliea

——我想,我已经清楚他们之间幸福的关系了。


【Gillet/少薇】一封信

•京紫完结纪念
•基尔伯特X薇尔利特官配
•小说线he结局
•含少佐个人小说剧情剧透
•糖

#基尔伯特第一视角请注意#

亲爱的父亲:

我向您发来诚挚的祝福,圣诞快乐。与此同时,我要告诉您一则消息,关于我后半生愿意相伴之人的决定。

    
是的,抱歉地告诉您,我打算步入婚姻的坟墓。
    

也许作为家族的齿轮,我这样做是有些分不清主次了,但这是我这一生认清了使命以来,最想要去实现的事情了。我命运中注定遇见的,神灵一样的女子,我在以前的信件中告诉过您,她的名字,“薇尔利特·伊芙加登”。
   

您应该记得她的,我以前说过,在寒冬中收留的那个孩子。也许家兄已经向您抱怨过了,她曾经的没有礼数和种种可怕的战斗事迹——但是我今天写这封信,来告诉您,她实在是世间最可爱的女子。


她的容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成熟标致,我不愿过多赘述了,也许连您都知道了C·H邮政局最负盛名的代笔人偶。她又回到了我身边——她早就该在我身边的。我听她讲述她代笔时发生过的种种可爱的人事,她脸上洋溢的幸福安慰了我由于离她而去的惶恐与不安。布满秋叶的湖面,她竟然真的可以在上面踏上三步;一位士兵的妹妹带她去看了莱顿黄昏的金色美景;啊是的,还有那个天文台——啧,天文台;竟然还去了危险的战场;更令人惊叹的是,她或许是半神——请原谅我的啰嗦——她这些事迹既让我高兴,又让我心酸,您知道么,她对我拥有我对她相同的、刻骨铭心、甚至带来阵痛的思念。但我十分高兴她终于成为了人如其名的人,她的笑容与哭泣,我都不愿再错过了——在我处理军队的麻烦事时,想起她今天或许会穿的洋裙,她今天出去代笔会经历的人事,我都无比的幸福。
   

曾经欺骗过她的我天真地认为,扰乱了她生活的我,如果远离她的话,她就可以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幸福平常地享受真正意义上的生活了——听起来有些幼稚,对吧?可是父亲,我也算个是爱情白痴,我从未从您那里学得关于处理“感情”这种复杂事物的技巧。


离开她的那一段时间,我也在思考,关于我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关于我的未来,关于我对她的感情与思念。我在军队中打拼的这段日子,一直背负着沉重的信念——去争取更美好的未来。说沉重,是因为我自身的多愁善感:我所深爱的人,她在拥有了感受和表达情绪的能力后,会怨恨我吗?她的生活是否幸福?她或许会厌恶自己的杀人过去?甚至,也许她会遇上另一个更温暖的人吗?——诸此种种。但我没有缘由地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我相信尽管她之前从未说出自己的感情,父亲,也请您相信,她对我的思念和爱意与我是等同的。在我深夜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身边伴着月光,依然是冷冷清清的一个人,不知道您明白么,梦醒时分的害怕与孤独。我唯一能做的事,是在白天夺取更高的权力,以及在夜晚祈祷——我的紫罗兰,会在布置好的地方,美丽地成长。


也应该,感谢我的兄长,尽管这么多年来他的脾性依旧没有改变。他某种程度上将“选择”直接地推到我的面前来。若是放在以前,我肯定会逃避,但是,面对现在这种突如其来的事情时,我发现我异常的冷静,我的心智异常地坚定——我要见她。去迎接属于我的爱人,去亲眼目睹她的蜕变,抚去她的伤悲,给她温暖。这份决心让我也吓了一跳,感情,真的很不讲道理。当霍金斯告诉我她的悲痛时,她跪在因坦斯的堡垒下翻着残缺的石粒,雨水浸湿了她的衣裙——我最终意识到我真正应当去做的事。我与她之间,不是别人所称的“少佐的武器”,不是我自己曾经压抑感情时所定义的“怜爱”,父亲,我的内心告诉我,我不能缺席她的生命,我无法无视她的感情——我希望与她相伴一生,我要给予她未来的幸福。
   

我再次遇见她,是她战争之后最凄惨的样子,哭泣的泪水、断裂的义肢。但是我并不害怕,我的激动,连同我的自负,使我直接地站在了她的面前。当时我没来得及释我离开她的原因,当时我甚至不感到自责——作为军人的自负,父亲,当我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我就有能力保证她永远的幸福。
   

“我希望拭去你的眼泪。”我当时这样对她说。
    

之前的她,有着无法了解的身世,有着被当作武器的无奈,她的手上沾满过鲜血——我不愿用同情的语调,她应该被爱,被温暖,她不应该生活在“被同情”的世界里——可我也是这样,父亲,英雄后代的出生,也是一种意义上的无法了解;家族的使命,对曾经的我而言也是一种无奈;我受制于上级的命令,也沾满了许多非敌军的肮脏的血液。然而,一昧的困顿,一昧的逃避,都是毫无帮助的,我有能力去改变这一切,去构建一个美好的未来,以布甘比利亚家族继承人名义——以基尔伯特个人的名义起誓。我从逃避中回过神来,父亲,我想您一定会为现在的我自豪,如果我能站在您面前的话。

    
当时她的眼睛,我永远记得住,闪着光,澄澈如天空般的蓝,也许是泪水的缘故,又或许不仅是泪水。


说些不知廉耻的话,当我紧紧抱住她时,那种炽热而鲜活的躁动,竟让我也落了泪。


——啊啊,父亲,反正都说出来了,


——我无法抑制这份爱情,无法回避曾经发生的事情,我想要的是快乐与幸福,我的也好、她的也是,这是经历了一切之后最质朴的愿望。我希望可以在三角梅的花影下拥抱她、在细雪飘落时温暖她冰冷的义肢、轻抚她金色的碎发、吻上她甜蜜的唇——一切一切幸福的事情,都想与她共度。


——拥抱着她,


——从第一次拥抱她时便一直这样想着,


——也不会忘记曾经,


——这从一开始、命中注定的,英雄后代与半神之女的、可笑又感人的童话般起起落落的故事。
    

我肩负起了家族的使命,这一次是主动的;我决心要与她在一起,这一次也是主动的。
    

希望您在那一边的世界祝福我,父亲,祝福我的勇气。






您的次子

基尔伯特·布甘比利亚
                                                                              写于每个人都拥有幸福的平安夜

我永远喜欢基尔伯特·布甘比利亚

他碧绿色柔和的眼眸
他的温暖
他作为军人不太合宜的诗人般的善感
他的勇敢
他的笑容
他所背负的责任
他的小脾气

我看见他了,在莱顿的夕阳下,逆着光的身影,转过身来,是最令人安心的微笑。

是夕阳、一定是夕阳,不然我怎么会毫无征兆地落下眼泪来

我恍惚看见了他十三四岁的样子

京紫的OST也太太太太太好听了吧!!!!
推给我首页的所有人!没有看过动画也完全没有关系!
交响和和弦太棒了!洋溢着浓郁的欧洲情调与极为细腻的感动(´・_・`)
好听到哭泣……

每周四的少佐(共3P)

反正没人爱他嘛:)
(负能量不当发言抱歉)

年纪轻轻喜欢什么基尔伯特·布甘比利亚啊
年纪轻轻嗑什么少薇啊

每周四都在极度矛盾的心情中度过(´・_・`)

我早该知道的,浪川先生配的男主有几个戏份是比得上配角的:)

OOC(不)的少佐也超好看!!!

(日常赞美他

(想不通那些人为什么会期盼be:)

分享一个小说插画中的风衣少佐(。・ω・。)

他有那——么好!

我永远喜欢基尔伯特·布甘比利亚

【Gillet】为什么说少佐和薇尔利特的感情为爱情

(又名为什么第八集中有观众爱情线届不到)


*GilbertXViolet官配

*大量原作参考

*是京蜜,是友军,喜欢第八集的整体氛围和节奏,但是爱情线真的......(我少佐他妈不是父爱!!!!!!

*含轻微剧透

*较长,甜的请放心

*原作引用翻译来自贴吧


Content:动画中改动的地方对感情刻画的影响/动画中的删减对感情刻画的影响/动画中的原创对感情刻画的影响/动画对于原作感情的还原程度


【一】动画中改动的地方对感情刻画的影响


(1)原作中是基尔伯特由于各种原因最终下定决心使用薇尔利特作为“武器”,动画中改为被上司逼迫


——其实很能理解这里的改动(不然少佐肯定一开始会被骂死的)(这里在之后对于Gilebert个人角色分析中会详细写明),但其实正是基尔伯特起初犯了这样的“错误”,导致他之后的感情并不是动画中直观感受到的“同情”,而是“自责”,同时这种感情使他对Violet前期疯狂压抑自己的爱意。(即点亮了前期的傲娇属性hum)

同时,基尔伯特这样的决定,除了家兄的调侃、上级的压力、自己对于“胜利”的渴望之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


那是从基尔伯特之中诞生的,获得了压倒性的力量的征服欲。只听从自己命令的她,简直就像将整个世界掌握在手中一样的优越感。

他从以在被给予的等待室中稍微待会儿的名义对与她相关的事情进行质问的大人物围成的圆环中离开了席位。踩着被杀掉的人们的血泊,去迎接她。不管她碰到哪里,都会留下血迹的样子。是被溅到的,并不是她的血。

但是那些是,大概总有一天基尔伯特会见到的被她自己浑身是血的姿态的映射一般。

基尔伯特想去做的事情,便是这样的事情。

急剧高涨的心情就像蜡烛的火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独占欲


独占欲啊啊啊啊啊!爱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啊啊啊啊!就跟吃醋一样的呀啊啊啊啊啊!这种情感就删了了石立太一啊!!!!


还有就是这样的做法,会导致观众认为少佐皱眉时的思考是“孩子不应该被强迫上战场,十分可怜”,但原作中由于“错误的决定”,少佐的思考实际上是“我与这个‘武器’之间是什么关系?我这样的做法是正确的吗?我是否应该对她现在的受伤负责?我对她产生的感情是正常的吗?”


(2)Violet第一次念出“少佐”的时候,少佐不断的教她说话,但是Violet都只会发这几个音,然后——


【心灰意冷的基尔伯特把头轻轻地靠在了她的肩膀上,而她也并不抗拒他的行为,没有去在意他耷拉着的头,她还是一直在低声重复着“少校。”这是一种记忆的尝试,目的是为了永远不会忘记这个词。

“少校。”】


头靠上去了啊!!!!!Violet也不抗拒啊!!!!这是身体依赖与想要接触的下意识举动啊啊啊啊啊啊!!!!是爱情的萌芽啊!!!!太子你谈过恋爱吗????(虽然我也没)


只有意识上的眷念是谈不上爱情的,而基尔伯特的确从原作中看也完全不懂恋爱,所以行为十分克制,感情也很克制,但是这种身体上的吸引,是无法造假的,也是不该删去的。


【二】动画中的删减对感情刻画的影响


Gilbert这个傲娇的心里活动全没表现出来啊……


(1)

【“我……想你……我想和你一起出去。就一次……能让我当一回你的父母吗?”

这个理由有点牵强。如果基尔伯特已经结了婚的话,那他有一个像薇尔莉特这么大的孩子也不奇怪。他教会了她一切,从说话到生活方式。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的确能被视作父女,或者是兄妹,也可以是师徒。

“少校你……不是我的父亲……我无父无母……如果要让少校来填上这个位置的话,很奇怪。”

……当然,事实上他们只是上下级关系。薇尔莉特纤细的嗓音刺痛着基尔伯特的胸膛

“就算……事实是那样……但在我眼里,你是……”

——你是……

他说不下去了。是啊,她到底是他的什么人?该如何用言语定义她的存在?“武器”应该是最恰当的了。但是,人并不会去出于自我意识去仅仅保护一件“武器”,保护她是考虑到她是异性。要是这么想的话,那她的角色应该是自己的“女儿”或者“妹妹”。然而,不管他多么努力的在他们之间制造一种家庭的感觉,她都无动于衷,也没有以同样的方式来对他。

薇尔莉特并没有把基尔伯特当作家人。尽管基尔伯特是她的上级,但是如果有一天,薇尔莉特不再服从他,并把他作为猎杀的目标的话,他也就束手无策了。另外,他们现在这种关系得以维持,只是因为薇尔莉特渴求着他的命令,并且她有着他所需要的惊人的战斗能力。

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看做一种契约,他在战场上给她下达命令,而她通过杀戮带给他胜利。这就是残酷,但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我……和你……”

薇尔莉特和基尔伯特之间并没有实质性的人际关系。

“我……”

看着基尔伯特无奈的止住了嘴,薇尔莉特的眼神中出现了从未有过的迷茫。

“如果少校想让我一起去,那我就去吧。”她说道:“如果这是少校的命令……”

“这不是命令……”

“如果……这是少校你的渴求……”

不管怎么做,薇尔莉特都没有他让他看到一丝成功的希望。但是,基尔伯特笑了,他强忍着自己的痛苦,像是薇尔莉特试图安慰沮丧的他的努力奏效了一样。

没错,这是我的渴求,请务必让我满足。”

看着到基尔伯特笑了,薇尔莉特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是,少校。”

她真的,只是像人偶一样。】


压抑的爱情啊……他们两个笨蛋就是不懂啊!

而且这里才是基尔伯特多次皱眉的巨大原因,的确有同情,但还有“我都这样对你了你为什么还不明白啊啊啊你知道我这么直球的傲娇上哪儿找吗??”的感情


(2)

【店主伸手摸了摸薇尔莉特的胸口,脸上的表情渐渐皱了起来:“也是啊,她身上穿着的这件的确有点不合码数。”

当两个女人走进后面的房间后,基尔伯特终于松了口气,他伸手捂着嘴巴背过了身子,还好没被人看见自己脸红了。】


为什么要删啊!!!太子你就不能对女婿好一点吗????为数不多的糖还删掉了????


“痴情的爱只包含激情、空的爱情只包括承诺、浪漫的爱情包括亲密和激情、伙伴式的爱情包括亲密和承诺、昏庸的爱情包括激情和承诺、最后,完善的爱情包含依恋、关怀、和亲密。”


太子你真的应该好好看看_(´ཀ`」 ∠)_


(3)唯一一次吼了Violet

【“不……这不是命令……”

“但你刚才说‘不用听从’……”

——啊,不是这样的……

一切他最不想看到的都从他的脑中迸发出来:“为什么……你要把不管什么东西都当做是命令?!你真的……以为我仅仅是把你当做工具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当时就不会那样抱着你啊!也不会在意你长大的时候有没有被人欺负啊!不管怎么说……你都没有……感觉到我对你的情感到底是怎么样的……如果是正常人……都应该会……明白的……即使在我生气的时候,即使在处境很困难的时候,我……”

他看到薇尔莉特的眼睛上映着自己可怜的脸:“我……薇尔莉特……”

那双大大的蓝眼睛一直在看着基尔伯特的脸,而基尔伯特的眼睛也一直同样的望着对方。在他意识到之前,他就一直在直直的望着她

不管是从开始的一个月还是到现在的四年,他们总是形影不离。

“少……校……”

从她那红润的薄唇第一次说出这个词开始,基尔伯特就一直竭尽所能保护着她。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也是个不懂得如何照顾孩子的年轻人而已。

“你真的就没有感情吗?不是这样的!对不对?你根本不像是没有感情的人。对吗?如果你真的没有感情,那你脸上的表情是什么?你能像这样做出自己的表情,对吗?你拥有自己的感情,你跟我一样……有一颗自己的心,对不对?

他的喊叫可能被周围帐篷里的人听得一清二楚。一想到对方,基尔伯特的胸口就忍不住发紧。他的确没有资格像这样疯狂对她说教。

“我……不懂得……什么是感情……”薇尔莉特的声音微微颤抖着,仿佛表明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害怕的。

“你觉得我很可怕吧……你不喜欢我这样……突然间大喊大叫,对吧?”

“我不知道。”

“你不喜欢别人对你说自己不理解的事,对不对?”

“不知道……我不知道。”

“说谎……”

“我不知道。”薇尔莉特恳求般的摇着头:“少校……我真的不知道。”

她缺少了某样作为人的特质。即使她拥有自己的感情,但她却无法感知。只因她是在那样的环境下成长。

——这到底……是谁的错?

基尔伯特伸手捂住自己的嘴,紧紧的闭上双眼。因为他不能继续直视她的脸。他现在只能听到她的呼吸,看不见她身体的任何一部分。

“少校。”薇尔莉特的声音进入了拒绝接受现实的他的耳朵。

“我不懂……我自己。为什么我跟其他人不一样?为什么我……不能听从除了少校之外的人的命令……?”她的语气中透着绝望:“在我第一次……遇到少校的时候。我就跟自己说‘跟随这个人’。”

即便他不想这样,但只是听着她的话,他都能想象到她是多么的天真。

“当时我还弄不懂语言的含义,但是少校给我的拥抱……让我第一次感觉到……可能……这是为了我……而做的事。不管是那时,还是现在……从来没有人为了保护我而做过这样的事。所以……我想要……听从少校的命令……只要少校给我下令,我就能去任何地方。”

她从小就那么热切的想要遵从基尔伯特。

——这到底……是谁的错?

陷入一段时间的沉默后,基尔伯特轻声的开口:“薇尔莉特,对不起。”他睁开眼睛,伸出手来把毯子裹到了她身上,一直裹到她嘴巴的位置。

“我刚才说的话,听起来就像在指责你根本没有的过错……我希望你能原谅我。明天……就是最后的决战。你的力量将左右整个局势。所以,你要好好睡觉。以后的事,就留到以后再说吧。”他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说道。

“是。”薇尔莉特如释重负的说道:“我会尽全力的。晚安,少校。”

“嗯……晚安,薇尔莉特。”】


已经很明显了hummmm

太子我知道篇幅不够——那就不要搞前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原创回啊!多做些主线和回忆线啊啊啊啊!!!


【三】动画中的原创对感情刻画的影响


hummmm原创还是不错的....

(1)合理的讲述了将Violet带回家的事情,比原作放在军队的确更体贴。

但是不要大篇幅讲这些啊!!!真的好像养成一样诶!!!!!


(2)原作中只有霍金斯一人受基尔伯特所托欺骗了女主,但是动画中似乎基尔伯特的亲友都认为他....阵亡了?(讲道理迪特弗里特大佐也在军队没理由做出这样痛苦的反应啊……而且以他的性格看是不会老老实实配合弟弟演戏的....)而且Violet从动画中的表现来看比原作中受到的打击还大,整个世界都崩溃了的感觉。这样的话就算京阿尼让少佐还活着,似乎感觉这种欺骗也过分了……降低了Gillet的糖份啊_(´ཀ`」 ∠)_

圆的不好的话还不如be




【四】动画对于原作感情的还原程度


养成还原度满分!

吞了好多糖啊……嗑Gillet的话建议原作


算了……我相信还有五集京都是可以好好刻画爱情线的....吧(这本来是我最放心京都的部分啊?!)

(太子不要沉迷养女儿了呀……)



说了这么多其实第八集整体感受还是很好的,写这个也不是不满意,只是的确很多人都表示很感动,但是似乎没感觉到“爱情”,甚至很多人理解为“同情”“父爱”.....太子真的要背锅的orz

叙事比单元回强了非常多∠( ᐛ 」∠)_分镜、光影、还有.....


浪川先生配的基尔伯特情感把握太好了啊啊啊!!!


希望大家都来嗑Gillet.....本来以为第八话放送后肯定巨甜....没想到啊没想到(算了冷坑就冷坑又不是第一次了


他们是养育与被抚养的人,是上级和下属,是兄长与妹妹,是武器使用者和命令接受者,是战友,是彼此最关心的人,是一见钟情却都不明白的笨蛋,是爱人。


他们是爱情啊啊啊啊啊!!!!





1080P截少佐,论他为什么这么可爱∠( ᐛ 」∠)_
以及京阿尼不要魔改了啊啊啊啊啊好多糖都被吞了还加了好多刀!!!!!!!
以及原作中没有骗这么多人啊啊啊啊啊就算这种情况下还活着我都觉得少佐过分了……薇妹都伤心成这样了呜呜呜
少佐的毒舌呢毒舌呢毒舌呢??????????
(算了,我还是爱京阿尼

(欢迎评论区吹少佐∠( ᐛ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