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民啊民明

冷cp爱好者

【Gillet】温暖的定义

*GilbertXViolet官配
*求求京阿尼放少佐一条生路吧
*背景设定为四年大陆战争期间
*军事知识不足有错误评论区指出
*少佐的戏份超过两分钟了吗?
*甜的,放心食用




东北战线有着整个大陆最肆虐的寒风与最深厚的雪——被军靴践踏后和着泥浆,让行军十分缓慢。步兵在前方为装甲车清扫道路,好让装甲车内的士兵与战争补给物资受到最少的波动。这样艰苦的日子已经有一星期了,但不久后兵士们只会怀念枯燥的行军日子——大约还有几天,就将到达前线了。


陆军少佐基尔伯特·布甘比利亚刚刚结束与其他指挥官的战争部署,目送着其他人离开自己的装甲车,消失在风雪的黑夜中,还有一会儿就天亮了。休息时间不太多,基尔伯特这样想到,给自己一支烟清醒清醒吧。


摸出烟与打火机,不耐烦地点了几次却没有火星。基尔伯特意识到打火机里没了油——该死,怎么什么都缺啊。打火机被掷向铺开了地图的木桌上,发出沉闷的呜咽,与此同时,基尔伯特听见军靴踏上铁板的声音。


金发的少女就是在这时出现在装甲车尚未关闭的门口,在背景惨淡的树影的衬托下格格不入——就像是神灵降临在炼狱般的人间。她怀抱着一床厚实的毯子,向面前的军人微微鞠躬道:“少佐。”清脆好听的声音,却似乎少了些感情。


“薇尔利特。”少佐回应道,眼睛看向她怀中的被毯,略带疑惑的皱了皱眉,平抑了一下刚才的烦躁,用尽可能温柔的声音说:“有什么事吗?很晚了……或者说很早,休息好了吗?”


“六小时的睡眠,完全充分。”少女像是在做着报告一样回答,“谢谢少佐关心,休息得很好。”


“唔......还有什么事吗?早餐的话,还要等很久。”


“我......其实很冷。”薇尔利特紧紧地抱住了毯子,“是被冷醒的。来到少佐装甲车前时被告知您正在开会,便跟着步兵走了一会儿.......”


基尔伯特看着眼前的少女,和她紧紧抱住的毯子,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便侧过身子去,掩饰自己脸上的绯红。


“......我是来给少佐您送被子的。”


???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啊!基尔伯特在心中怒吼道,同时羞愧于自己的自作多情,用戴上皮手套的右手捂住自己的脸,故作冷静的说道:“不用担心我的......薇尔利特,你首先应该保证你的温暖。”


“我已经有少佐所保障的最好的住宿条件了,但依旧很冷,所以我想,少佐应该更冷才对,所以少佐更需要被子。我的话,是少佐的工具——”


——又来了!


基尔伯特又想起哥哥魔咒般的话,和上司们对她无限的杀人能力的相信与赞许——他最憎恶的东西。


这种愤怒中混合着悔恨与同情的强烈感情,促使着基尔伯特快步走了上前,夺下毯子并披在少女的身上。


“我不喜欢听这样的话。”基尔伯特的声音很低,“你应该爱惜自己,明白吗?我希望你,重视自己。”


但当他凝视着少女天空般蔚蓝澄澈的眼睛时,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将无名的感情这样发泄——


我本来,就不应该产生感情。


“......不用在意我刚才的话,” 基尔伯特后退了几步,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试图恢复之前的温柔,“马上就要到达前线了,会很劳累,多睡一会儿吧,早饭我一会儿给你拿过来。”


“我可以呆在少佐这里吗?我想,少佐这里很温暖。”


“没问题。只是这个临时的会议室没有床铺,但小憩一下的话,可以靠在右边的榻上。”基尔伯特来不及思考少女所说的“温暖”的意义。


薇尔利特裹着毯子蜷缩在有铁格窗的小角落,基尔伯特吹灭了会议时使用的煤油灯,也坐在了少女的旁边。


“还冷吗?”


“冷......但是又不冷。”薇尔利特握紧了毯子,“我知道这样的话语很矛盾,但是少佐,我不明白如何表达这种感觉,我刚刚裹上被子,热量来不及储存,应该是很冷的......但我却并不觉得冷。”薇尔利特望向军人柔和的碧绿色的眼眸,“抱歉,词汇真的很难,我掌握的还是不好,这种感觉,叫做什么呢?”


碧绿色的眼眸亮了一下,基尔伯特明白这种心情,他蜷缩起身子,将头埋低,余光瞟着身边穿着不太合身的军服的少女——但他不愿回答这个问题,或者说,回应自己心中的这份情感。


薇尔利特穿着的军靴已经有些磨损了,沾上了雪花与泥浆——该换一双了,基尔伯特想道。衣服勉强算是可以御寒,但实在不应该是这样美貌的女孩子应该具有的打扮;金色的头发垂在肩上,肩上没有一块与她功绩相称的军章;再往上,是那双——


——基尔伯特迅速地别过了头去。


——那双无法形容的、似乎可以洞察人内心的蓝色的眼睛,正注视着这名军官。


“这种感觉,叫做什么呢?”


“温暖。”鬼使神差地吐露出这个词语,基尔伯特闭上了眼睛,耳朵像是被冻伤了一般绯红——似乎是在逃避的样子,尽管他已经做出了回答。


“不,少佐,并不温暖......”薇尔利特紧紧抱着毯子,“因为很冷才蜷缩在少佐身旁,是谈不上温暖的。这种感觉,和少佐上次带我出去的时候的感觉是一样的。宝石.......是冰冷的,但握在手里的时候,却并不感到冰冷——跟少佐在训练场上呼唤我的感觉也是一样的,但是秋风中的训练,又是寒冷的。所以,这个......也能叫做温暖吗?”


基尔伯特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她将这些感情,都记在心上吗?


他紧绷着的、压抑的神经开始动摇,他觉得面前这位少女尽管穿着军装,身上还有伤痕,却是世间最美的景象。他的双手不受控制地搭在少女的肩上,正准备开口回应时,冬日的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红色的,打出金色的霞光,透进装甲车的铁格板,正好、仅仅打在他二人的身上。


薇尔利特看着面前的人,阳光照在他润泽的黑发上,似乎映衬出深紫色的光,眼睛是更加剔透的祖母绿,也正凝视着自己,带着深厚而又柔和的情绪。


“——就是这种感情!”薇尔利特为数不多地体现出强烈的情绪,她在胸前用双手比划着,似乎想急切地表达出心意,“这种......当我望向少佐时,当少佐凝视我时,当我紧握着那块绿宝石时——那种感觉!”


“——也是温暖,薇尔利特。”


管他什么的杀人机器,我、无法再压抑这种感情了。


基尔伯特握住薇尔利特比划的双手,同时将额头抵在少女的额上。


“这种感觉,与外在毫无关系,是发自内心的,薇尔利特。无论如何的天气,发生如何的事情,离开如何遥远的距离,熬过如何漫长的四季,这种感觉,都是不会变的。”


薇尔利特注意到这位军官脸上的微笑,在初日的照耀下,迷人到看不清楚,他碧绿色的眼睛,是在流泪吗?


“也是温暖,Violet.”


他松开手,紧紧抱住少女。


像远方的花朵一样,或者是家中我最爱蜂蜜一般,好香啊。


他紧紧地抱住少女、似乎在挣扎着命运一般。


少女将头靠在基尔伯特宽厚的肩膀上,看着远方升起的太阳,血红的,发着金色柔和的光芒。


“......也是温暖。”她喃喃道,眼睛是倒映着幸福的澄澈而明镜的天蓝色。


Fin.







呜呜呜Gillet超级好请大家都来嗑他们这对!!!!







评论(36)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