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民啊民明

冷cp爱好者

【Gillet/少薇】一封信

•京紫完结纪念
•基尔伯特X薇尔利特官配
•小说线he结局
•含少佐个人小说剧情剧透
•糖

#基尔伯特第一视角请注意#

亲爱的父亲:

我向您发来诚挚的祝福,圣诞快乐。与此同时,我要告诉您一则消息,关于我后半生愿意相伴之人的决定。

    
是的,抱歉地告诉您,我打算步入婚姻的坟墓。
    

也许作为家族的齿轮,我这样做是有些分不清主次了,但这是我这一生认清了使命以来,最想要去实现的事情了。我命运中注定遇见的,神灵一样的女子,我在以前的信件中告诉过您,她的名字,“薇尔利特·伊芙加登”。
   

您应该记得她的,我以前说过,在寒冬中收留的那个孩子。也许家兄已经向您抱怨过了,她曾经的没有礼数和种种可怕的战斗事迹——但是我今天写这封信,来告诉您,她实在是世间最可爱的女子。


她的容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成熟标致,我不愿过多赘述了,也许连您都知道了C·H邮政局最负盛名的代笔人偶。她又回到了我身边——她早就该在我身边的。我听她讲述她代笔时发生过的种种可爱的人事,她脸上洋溢的幸福安慰了我由于离她而去的惶恐与不安。布满秋叶的湖面,她竟然真的可以在上面踏上三步;一位士兵的妹妹带她去看了莱顿黄昏的金色美景;啊是的,还有那个天文台——啧,天文台;竟然还去了危险的战场;更令人惊叹的是,她或许是半神——请原谅我的啰嗦——她这些事迹既让我高兴,又让我心酸,您知道么,她对我拥有我对她相同的、刻骨铭心、甚至带来阵痛的思念。但我十分高兴她终于成为了人如其名的人,她的笑容与哭泣,我都不愿再错过了——在我处理军队的麻烦事时,想起她今天或许会穿的洋裙,她今天出去代笔会经历的人事,我都无比的幸福。
   

曾经欺骗过她的我天真地认为,扰乱了她生活的我,如果远离她的话,她就可以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幸福平常地享受真正意义上的生活了——听起来有些幼稚,对吧?可是父亲,我也算个是爱情白痴,我从未从您那里学得关于处理“感情”这种复杂事物的技巧。


离开她的那一段时间,我也在思考,关于我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关于我的未来,关于我对她的感情与思念。我在军队中打拼的这段日子,一直背负着沉重的信念——去争取更美好的未来。说沉重,是因为我自身的多愁善感:我所深爱的人,她在拥有了感受和表达情绪的能力后,会怨恨我吗?她的生活是否幸福?她或许会厌恶自己的杀人过去?甚至,也许她会遇上另一个更温暖的人吗?——诸此种种。但我没有缘由地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我相信尽管她之前从未说出自己的感情,父亲,也请您相信,她对我的思念和爱意与我是等同的。在我深夜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身边伴着月光,依然是冷冷清清的一个人,不知道您明白么,梦醒时分的害怕与孤独。我唯一能做的事,是在白天夺取更高的权力,以及在夜晚祈祷——我的紫罗兰,会在布置好的地方,美丽地成长。


也应该,感谢我的兄长,尽管这么多年来他的脾性依旧没有改变。他某种程度上将“选择”直接地推到我的面前来。若是放在以前,我肯定会逃避,但是,面对现在这种突如其来的事情时,我发现我异常的冷静,我的心智异常地坚定——我要见她。去迎接属于我的爱人,去亲眼目睹她的蜕变,抚去她的伤悲,给她温暖。这份决心让我也吓了一跳,感情,真的很不讲道理。当霍金斯告诉我她的悲痛时,她跪在因坦斯的堡垒下翻着残缺的石粒,雨水浸湿了她的衣裙——我最终意识到我真正应当去做的事。我与她之间,不是别人所称的“少佐的武器”,不是我自己曾经压抑感情时所定义的“怜爱”,父亲,我的内心告诉我,我不能缺席她的生命,我无法无视她的感情——我希望与她相伴一生,我要给予她未来的幸福。
   

我再次遇见她,是她战争之后最凄惨的样子,哭泣的泪水、断裂的义肢。但是我并不害怕,我的激动,连同我的自负,使我直接地站在了她的面前。当时我没来得及释我离开她的原因,当时我甚至不感到自责——作为军人的自负,父亲,当我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我就有能力保证她永远的幸福。
   

“我希望拭去你的眼泪。”我当时这样对她说。
    

之前的她,有着无法了解的身世,有着被当作武器的无奈,她的手上沾满过鲜血——我不愿用同情的语调,她应该被爱,被温暖,她不应该生活在“被同情”的世界里——可我也是这样,父亲,英雄后代的出生,也是一种意义上的无法了解;家族的使命,对曾经的我而言也是一种无奈;我受制于上级的命令,也沾满了许多非敌军的肮脏的血液。然而,一昧的困顿,一昧的逃避,都是毫无帮助的,我有能力去改变这一切,去构建一个美好的未来,以布甘比利亚家族继承人名义——以基尔伯特个人的名义起誓。我从逃避中回过神来,父亲,我想您一定会为现在的我自豪,如果我能站在您面前的话。

    
当时她的眼睛,我永远记得住,闪着光,澄澈如天空般的蓝,也许是泪水的缘故,又或许不仅是泪水。


说些不知廉耻的话,当我紧紧抱住她时,那种炽热而鲜活的躁动,竟让我也落了泪。


——啊啊,父亲,反正都说出来了,


——我无法抑制这份爱情,无法回避曾经发生的事情,我想要的是快乐与幸福,我的也好、她的也是,这是经历了一切之后最质朴的愿望。我希望可以在三角梅的花影下拥抱她、在细雪飘落时温暖她冰冷的义肢、轻抚她金色的碎发、吻上她甜蜜的唇——一切一切幸福的事情,都想与她共度。


——拥抱着她,


——从第一次拥抱她时便一直这样想着,


——也不会忘记曾经,


——这从一开始、命中注定的,英雄后代与半神之女的、可笑又感人的童话般起起落落的故事。
    

我肩负起了家族的使命,这一次是主动的;我决心要与她在一起,这一次也是主动的。
    

希望您在那一边的世界祝福我,父亲,祝福我的勇气。






您的次子

基尔伯特·布甘比利亚
                                                                              写于每个人都拥有幸福的平安夜

评论(23)

热度(116)